<var id="jbvjz"><strike id="jbvjz"><listing id="jbvjz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jbvjz"><strike id="jbvjz"></strike></var>
<del id="jbvjz"><span id="jbvjz"></span></del>
<var id="jbvjz"></var>
<menuitem id="jbvjz"><dl id="jbvjz"><progress id="jbvjz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jbvjz"><dl id="jbvjz"><progress id="jbvjz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jbvjz"></var><menuitem id="jbvjz"></menuitem>
<var id="jbvjz"></var>
<var id="jbvjz"></var>
<var id="jbvjz"></var>
<var id="jbvjz"></var>
<var id="jbvjz"></var>

学生乐园

首页> 学生乐园  >  法眼看世界 > 正文

《茶馆》里的“调解”

发布时间:2022-04-08 16:46:35 作者:李文达 来源:人民法院报 浏览次数:

老舍先生曾说,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。老舍笔下的裕泰茶馆既是休闲娱乐场所,又是各种人物活动的舞台,无论是上层精英还是下层市民、富人还是穷人、忙人还是闲人、汉人还是旗人,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自由地出入。人生百态和各自的悲喜生活,每天都在茶馆里上演着。茶馆数十年的历程反映着社会的变迁,揭示了近半个世纪旧中国的黑暗腐败、光怪陆离。在茶馆的无数故事中,其中也不乏化解矛盾、处理纠纷的案例,值得我们深入思考。

买办马五爷化解争端

《茶馆》的第一幕就以一场发生在清末光绪年间的纠纷开始。职业打手二德子在善扑营当差,有一天气势汹汹地来到茶馆帮人打群架。常四爷见到这一幕,对身边的朋友松二爷讲:“反正也打不起来,真要打的话,早到城外头去了,来茶馆干啥。”这句话正巧被刚进茶馆的二德子听到,二德子走到常四爷面前说:“你这是对谁甩闲话呢?”常四爷同样不肯示弱,于是两人便怼了起来。常四爷说道:“要抖威风,跟洋人干去,洋人厉害!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,尊家吃着官饷,可没见您去冲锋打仗!”二德子听到这句话后大怒,当场把一个茶碗摔碎,翻手抓住了常四爷的衣领,就要开打。

正在这时,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,独自坐着喝茶的买办马五爷大喝一声:“二德子,你威风啊!有什么事情好好地说,干嘛动不动就要打。”只这一句话,二德子便立马住手,恭敬地走到马五爷面前请安,并表示自己眼拙,没看到马五爷在这儿,还主动付了马五爷的茶钱。就这样,一场将要大打出手的纠纷被马五爷一句话化解了。在那个年月,老百姓怕官,官怕洋人,茶馆里的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要敬“吃洋饭”的马五爷三分,所以马五爷发话二德子便只得作罢,再不敢在马五爷面前逞强斗狠。

“调解员”黄胖子

老舍笔下的黄胖子是个四十多岁、有着严重沙眼且视力不佳的中年男人,他是个老好人,是茶馆里的调解能手。

黄胖子在茶馆中曾颇为自豪地说:“有我黄胖子,谁也打不起来。”有一日,张宅的鸽子飞到李宅去了,李宅的人不肯交还,两家为此事产生纠纷。两家都带了打手到了茶馆,并请黄胖子出面调解。黄胖子走进茶馆后便给每个人请安,没有丝毫的霸气和戾气,很容易就赢得了大家的好感和信任。经黄胖子居中撮合,张李两家一起坐下喝喝茶,每人一碗烂肉面下肚,火气便消了大半。这起返还原物纠纷,在“调解员”黄胖子的主持下,一天便云开雾散,两家很快便达成和解,李宅将鸽子原物奉还,张宅对此表示感谢,双方都有面子又没伤和气。

黄胖子也不是所有的纠纷都管,他主要解决一般的民事纠纷。常四爷在茶馆中接连看到贫农卖儿卖女的惨状后感慨了一句“我看大清国是要完了”,便被特务宋恩子、吴祥子带走。松二爷求黄胖子说情,黄胖子却说到:“官厅管不了的事,我管!官厅能管的事,我不便多嘴!”

茶馆中调解的优势

老舍笔下的茶馆里人声鼎沸,作为公共空间,所有人在这个民间场所中都有着自己的位置。这里的人高低贵贱鱼龙混杂,有人被逼得卖儿卖女,也有人闲得提笼遛鸟,有人搞歪门邪道看相算命,也有人心怀壮志想着实干兴邦。茶馆掌柜、八旗子弟、算命先生、地主、太监、特务、贫农、巡警、逃兵、数来宝的等人物先后出场,除了通常的下棋、闲聊、听戏、品茶、遛鸟,茶馆也被用来相亲、谈生意、解决纠纷。作为具有纠纷解决职能的茶馆,它同时代表着中立、公平、公开以及社会监督,当事人直接参与纠纷处理的程序正义亦在其中得以体现。普通百姓的生活显现出无尽的创造力,茶馆也因此承担了一定的司法职能。

相对于旧时代的法庭而言,茶馆还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。第一,茶馆里人多嘴杂,大家又往往都是熟人,纠纷双方都会顾及各方的面子,不至于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,这有助于维持良好的协商秩序,利于矛盾的有效化解。第二,整个调解过程在众目暌睽之下,茶馆的看客们不仅会对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进行议论,还会对调解的结果有所评价。这种自发形成的舆论导向同样约束着“调解员”的调解行为,好的调解结果能够让双方当事人容易接受,也能符合普通百姓朴素的正义观。第三,茶馆是个亲近群众的地方,消费不高,任何人有事儿没事儿都可以来坐坐。茶馆也不嫌贫爱富,甚至它本身就是穷人的乐土。纠纷到了这里,人们不用通过繁琐的程序去实现正义,情理就是茶馆中的正义。茶馆的门时刻为每一个需要它的人敞开着,其中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纠纷的调解者和评判者。

《茶馆》对于当下多元解纷的启示

在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当今中国,《茶馆》中调解的事例似可以给今天的诉源治理提供诸多启示。坚持将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,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,既是发扬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的具体体现,也是人民法院主动融入社会治理大格局的必然要求。

《茶馆》中马五爷出面化解纠纷,凭借的是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威望。因此,应当充分利用行业组织贴近群众、专业性强、权威性高的优势,牵头调处行业内矛盾纠纷,建立基层调解为主、行业组织协同推进的新型纠纷化解体系。在矛盾纠纷多发的道路交通、物业纠纷、家事纠纷、劳动争议、民间借贷、消费者权益保护等领域,应当广泛开展与交警大队、房管、妇联、人社、商会、市场监管等部门的合作,建立常态化沟通协调机制,形成互联互通、协同畅通的非诉讼纠纷化解体系,进一步增强矛盾纠纷调处效果。

《茶馆》中黄胖子能够顺利处理纠纷,与他“接地气”的调解风格密不可分。这也启示我们,应当将司法服务与基层治理工作深度链接,始终坚持走群众路线,整合基层网格员与人民调解员形成一线纠纷化解力量,依托网格员、调解员熟悉村居社情民意的优势,积极参与到矛盾纠纷预防、化解工作中来,做法院深入基层的“眼睛”和“触角”,协助法院将矛盾纠纷化解在第一线。

重新认识和审视中国的本土资源,“调解”这种中国传统的纠纷处理方式应当被重视起来,将其改造成为适合现代社会的纠纷处理方式,这不仅可以避免移植外国法律制度带来的“排异反应”,也能使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焕发新的活力。



久视频精品线在线播放器